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服务 >

莫言说: 有些语文老师厚颜无耻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28 点击数:

广州状元行教育导读:一个孩子长大后成为作家,可能只是偶然,跟他的少年经验和人生际遇,跟他表达的意愿是否强烈,都很有关系。

别人问起莫言,你成为作家有什么心得和窍门?莫言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变成一名作家的。

他说,小时候和爸爸一起下田锄地。父亲突然问他的理想是什么?

他毫不犹豫地说:“我想当作家。”

他的父亲大字不识几个,当即他锄头一放,问道:“作家是什么东西?”

莫言说:“作家不是东西,作家只写东西。作家就是上半年在家写东西,下半年在家数钞票的人。”

父亲不听不打紧,一听勃然大怒,锄头一掀,一块土疙瘩飞过来:“你个苕货,天下怎么会那么好的事?”

莫言说自己躲闪不及,最后被土疙瘩砸中脑门。

但是,他的理想没被父亲的话砸中。

后来的莫言大家都知道了,成为了一个“不是东西,只写东西”的作家,还是中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一时间,全国的语文老师开始给孩子们讲莫言,讲得泡沫飞花。

再后来,莫言老家茅坑的砖被人拿了,地被人刨了,萝卜也被人拔了。听说可以沾点灵气。

其实,莫言自己就说,他的成长与小时候的经历有关。

他说,虽然他父亲目不识丁,但是常常给他讲故事,这对她影响巨大。

至今,莫言还印象深刻,讲故事的时候,父亲的口头禅是:

“给我泡一杯茶, 今儿给你再说个古今。”

“今儿给你说个少姑娘的古今。”

“有些古今你都不记得是谁给讲的了。”

在汉江滩,我们那里的人把讲故事叫说古今。

莫言说,父亲讲故事时常常混淆了各种历史人物、通俗演义,完全俗化了字辞经史雅,打乱了秦汉唐宋元明清,让关公战秦琼、姜子牙斗法司马懿。

即使这样,他还是听得饶有兴致。当然,后来莫言还是知道了,三国时期的空城计中,和司马懿斗法的是诸葛亮。

关键问题是,那种童年记忆栩栩如生,深刻如雕。记忆中的那些山川日月、飞禽走兽、历史掌故、田野树木,这是很多作家的想象力源泉,这些故事人物引起的思考和联想,开启了作家的情感源泉。

所有的美文好词,必须通过常年的累积,赋予自己的情感,然后真实地表达出来。

缺少真实体验,缺少真情实感的表达都是空洞无力的。

孩子们每天就家里——学校——家里,这样两点一线的简单生活,枯燥、无聊,而且贫乏。最终,孩子们对生活毫无经验,对世界毫无观察,对人生毫无感悟,内心只能是空的。

在他们匮乏的人生里。内心一片空白,更不要说那种真实的情感流露。

不得已,孩子写作文开始瞎编。三年级写《一件最有意义的事》,写的是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上交老师,得高分;四年级写《有一种爱叫做—— 》,写的是在学校捡到1毛钱,上交给老师,得高分;五年级写《最感人的瞬间》,写的是在十字路口捡到1块钱,交给警察叔叔,得高分;六年级写《我的XXX》,写的是同桌小明在操场捡到2块钱,交给校长的事,还是得高分。

还有从三年级开始写送伞的文章,一直送到六年级毕业,都还是这个题材。

事实上,许多孩子都有不少经历,为什么他们不会写?究其原因,一是他们经历后没有触动,不知道写什么好;二是他们没有感想,写出来很肤浅、苍白。

干涩的文字,即使勉勉强强写成了文章也是索然无味。

《红楼梦》里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对人生、对社会、对世界的感悟,对家人、对朋友的真情实感,情动于中而言于形,才是写文章的坚实基础。

而内在情动于中和外在情动辞发,表达能力的形成,一方面需要词句训练,另一方面需要通过大量的阅读来学习。

阅读深处是读人,作文深处是做人。

鼓励孩子阅读,鼓励孩子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鼓励孩子敢于思考,这才是基础。

一位从教育部门的退休干部曾经说过,有的老师为图省事,给孩子们一个作文开头的模板,让孩子照着写,一定不会错:我经历的事情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多到数不清,但是唯有一件事情,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谁知道那次作文的题目是《我的妈妈》,结果孩子们还是千篇一律的开头,没办法,老师只能硬着头皮给孩子们打高分。毕竟,老师不能打自己的脸蛋。

这样的学校,这样的教师,不是心昧目盲,就是误人子弟。

其实,判断一篇文章写得好不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没有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是不是能引起别人的共鸣,是不是情动于中而言于形。

这写必须从日常的听、读、行、思、说、写、演中积累而来。

先有了触动,有了感想,然后用准确的语言来表达。这叫情动而辞发。

意大利文学大师伊塔洛·卡尔维诺说:“准确是最优美的文字。”

莫言成为作家,很多人就开始模仿。事实上,作家不是每个人想成就能成的。有的人对事物的发生有丰富的联想,能触景生情;有的人就是无动于衷的;有的人能将事情准确而生动地表达出来,有的人就是词不达意的;有的人描绘事物生动有趣,有的人就是说得无聊死板。

不能用工厂的模式来教孩子写作文。

对于这种现象,莫言耿直地说:

一个教语文的老师自己从不阅读,却要求学生天天阅读,不叫厚颜无耻叫什么?

一个教语文的老师自己不会写作文,却要求学生写作文,不叫厚颜无耻叫什么?

而对生活有感悟、有真情实感、有阅读积累的孩子,就算这样的“作文大法”一条不知,但只要稍加训练,就能写出“三俗”“三雅”“三美”“三酸”灵活自如的作品。

有一天,孩子们始终会长大的。最终,他们还是会知道自己一直被语文老师的谎言和美化真实的假相所包围和贻害。

更多